“世界哲学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的意义”“全球化的语境给哲学反思提出了什么要求”“中国哲学的未来发展趋势”“哲学与现实的关系”……日前在京开幕的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上,6000多名哲学学者就这些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哲学在未来将扮演更重要角色 ——中外学者对话世界哲学发展

以哲学的方式走向世界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侧记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表示,希望通过本届大会,推进中国与世界的相互理解,在差异和多元中寻求共识,在对话和讨论中消除隔阂,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哲学家的智慧。

图片 1

图片 2

重新认识中国哲学

扫二维码观看视频

13日下午举行的全体大会现场 北京大学供图

据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介绍,本届大会是世界哲学大会历史上第一次以中国哲学思想文化传统作为基础学术架构,第一次将中国精神秩序中核心关注的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及传统作为核心议题。

德莫特·莫兰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现象学家。卢卡·斯卡兰提诺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秘书长、意大利优尔姆大学哲学教授。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召开期间,记者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悦笛,与莫兰、斯卡兰提诺围绕“学以成人”的大会主题和中西哲学交流等话题展开对话。

图片 3

来自奥地利格拉茨大学的学者哈拉尔德·斯特尔泽(Harald
Stelzer)是首次来中国。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哲学提供了一种不同于西方哲学的面貌,而这种面貌曾被西方哲学界所忽视。本届哲学大会的召开是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哲学的一个契机。”

刘悦笛:让我们从这次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谈起。从历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演变来看,本届大会的主题似乎颇具东方性,以至于有些西方学者担心哲学由此被狭窄地理解为教育哲学。其实不然。《论语》开篇就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但这里的“学”,绝不是狭义的学习,而是广义的“成人之教”。应当说,基于这种理解讨论大会主题是具有全球价值的。那么,您如何理解“学以成人”呢?

会议现场 本报记者 王倩摄

来自美国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的学者约书亚·梅森(Joshua
Mason)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中国哲学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完全不同的图景。在这届哲学大会上,这么多哲学学者聚在一起非常不易,可以充分聆听中国哲学的声音,也让中西哲学界彼此了解。”

莫兰:“学以成人”这个口号既有普通的和日常的意义,也有在儒家传统中更高的意义。“学以成人”至少要涉及对尊敬、服从、良好举止以及良善道德行为的教育。对哲学家而言,那意味着尊重我们思和行所依赖的传统根源。在儒家意义上,“学以成人”也包含着反思成人本质的召唤。它可以被视为一条律令,要求我们学习培育和提升我们的人性。“学以成人”也可以理解为为了自我这个目标来学习。

8月13日至20日,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举行。在为期8天的“哲学周”里,来自121个国家和地区的6000余名哲学家代表和哲学爱好者在超过1000场次的学术活动中,围绕“学以成人”的主题,彼此聆听、深度对话。

正如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学智所言,此次大会既有利于大家重新认识中国哲学,也有利于将中国思想推向世界。“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中国学者和国外学者面对面的交流,可以形成思想的激荡。”

斯卡兰提诺:“学以成人”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共同生活。“学以成人”试图表明,哲学不是要将普遍的学说、伦理学或方法论覆盖多元文化,而是考虑人性,强调作为人的品质,作为人所应当具备的融合和共同生活在多元文化中的能力。“学以成人”将启示我们如何生活在一个复杂多样的世界中。

“希望这次中国哲学与世界哲学的世纪对话,能够推进中国与世界的相互理解,在差异和多元中寻求共识,在对话和讨论中消除隔阂,为人类进步提供新的思想源泉和发展动力,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哲学家的智慧。”北京大学校长、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主席林建华在大会开幕式致辞中说。

中国哲学独特贡献

刘悦笛:当前,世界哲学正处于多元文化的变局当中,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语境中,我们应如何看待文化多样性在哲学当中的角色呢?这是由哲学变动所带来的文化分殊,还是因文化多样性所带来的哲学之变?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发展,如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也给哲学带来了新的挑战。您怎么看?

1.“学以成人”回应人类共同关切

在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Dermot
Moran)看来,“中国举办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时间尤为重要”。因为“我们正身处众多全球性危机之中——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以及我们传统、信仰和价值的危机。尽管我们这个时代有无与伦比的科技成就,却从未有过如此全球性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感。”

莫兰:我们现在都生活在全球多元文化之中,而哲学面对挑战被要求做出相应的回应。在这届重要的哲学大会上,没有谁会被排斥,没有哪个传统或思想方式会被丢弃。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会议可以涵盖全部。

作为本届大会主题,“学以成人”提出伊始,就在哲学界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诸多讨论。伴随大会的召开,这一讨论逐渐达到高潮。

面对复杂的全球形势,张学智认为,注重修身实践的中国哲学可以为解决全球性问题做出独特的贡献。“中国哲学博大丰富、波澜壮阔,是思想家出于解决现实问题的需要而进行的精深思考。此外,中国发展迅速的背后,有自己的文化基因的支撑,可以借鉴。”

不可否认,处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使用同样的技术工具,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例如,英语是航空业的通用语言,因为你不能做出混乱的飞机飞行指令,这对于科技而言是重要的。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生活在不同的文化环境当中,哲学必须在文化的多样性与科学技术框架的统一性之间进行调解。这对今天的哲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同文化之间进行适当对话的唯一途径就是真正的理性哲学讨论。因为每一种文化传统都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意象、自己的世俗假设,但哲学以论据为基础进行对话的方式能够使我们超越文化间的分歧。

“但我觉得这个主题选取得非常成功。‘学以成人’的‘成’,动词理解时,强调通过修养成就人格;形容词理解时,‘成人’即‘完人’。这两方面均需通过‘学’而成就。研讨这一主题,对于涵养君子人格,培育现代公民,克服现代性带来的各种弊端大有益处。如此,‘学以成人’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面向中国,又向世界敞开。”武汉大学教授郭齐勇的一番妙解,在听众中引起共鸣。

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有一种声音认为主题“太中国化、太儒家化”。就此,张学智表示,“这个主题是在充分考虑了世界多元文化的需要和当今世界的紧迫形势后确定的,很适时。从大处说,人猿相揖别,从草昧到文明,它的分界就是有了逐渐清晰的‘学以成人’的意识。从小处说,‘哲学’自成立之日起,就把着眼点放在帮助人实现美好生活与和谐发展上,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首先要‘学以成人’。”

斯卡兰提诺:文化多样性是一个事实。哲学必须能够解释它,必须将文化多样性纳入其概念范畴。作为哲学家,我们必须处理世界不同地区中的共同问题,我们必须能够向属于不同地区的人言说和写作。这就是我们需要把文化多样性概念融入其中的原因,这将使我们的工作与当代世界的维度相匹配。必须认识到,在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不能只使用一种传统。在过去,西方哲学一直是哲学的核心兴趣,但它已不足以充分解释当代世界。我们需要借鉴不同传统来理解这个非常复杂的世界。

“在我的理解中,‘学以成人’意味着我们需要通过学习、交往、反思成为更好的人。我们须时刻保持怀疑的态度,并不断寻找确定的普遍性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与整个世界接触,与人、动物相处,并成就和发现自我的确定性意义。”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教授伯纳德·林斯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中西哲学相互借鉴

刘悦笛:本届大会中国哲学研究者参与度极高,他们既注重传统又吸纳外来,同时又在返本开新。这些有益进展使得西方哲学界开始更多关注中国,一些在西方哲学中根深蒂固的理念,例如理性中心主义传统,已开始受到中国哲学“情理合一”的积极挑战。您认为,中国哲学在未来世界哲学格局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吉林大学教授孙正聿认为,如何理解“学以成人”、何以能够“学以成人”,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不容回避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以历史作为解释原则的历史唯物主义。我向来主张,马克思主义哲学不仅是学说、学术,更应当成为学养。只有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激发人们的思想活力、启迪人们的哲理智慧、滋养人们的浩然之气,才能使人真正成为具有历史观、文明观和时代观的人,从而真实理解和把握人类和社会”。

约书亚·梅森的研究方向是中国哲学,他还有个中文名字——乔西。他的研究兴趣来自于少年时学习中国功夫的经历。“学中国功夫的同时,我也在学习中国文化,道家思想对我的影响很大。”

莫兰:中国哲学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且延续至今的哲学传统。中国有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孟子、老子、庄子、朱熹、王阳明,还有儒家、墨家、道教以及佛教等。现在,有关中国哲学的教科书很多,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传统思想中的一些概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例如道家学说中的“无为”,儒家思想中蕴涵的共同体理念,佛教中的“无我”。我认为,在本届大会之后,中国哲学传统将更好地成为世界哲学传统的一部分。

在本届大会上,与会学者从自我、社群、自然、精神、传统等角度展开了对“学以成人”的切磋研讨,这既是对人类社会共同关切的哲学回应,也是对以人为原点的哲学传统的时代回响。

莫兰表示:“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成为研究中国哲学的专家。他们学习中文、研究中国文献。以美国为例,过去只有几家大学的学者在研究中国哲学,现在数量增多了。”莫兰还记得自己在耶鲁大学学习中国哲学时,所用的教材是中国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简史》。“现在,关于中国哲学的教科书有很多。可以说,中国哲学已经成为哲学界的研究主流之一。”

斯卡兰提诺:中国哲学正在发挥作用,并将继续发挥更重要作用。当今世界,我们面临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比如移民问题、社会动荡问题等,解决这些难题时中国哲学智慧会带给我们很多启发。与此同时,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深入,西方哲学也有渐渐关注感性直觉、感受直观的趋势。西方哲学家曾经普遍认为知识是理性的,但东方哲学却告诉我们,知识从来就不是纯粹的理性。这一观点正在被接受。因此,西方哲学需要借鉴中国、日本、印度以及其他地域的哲学传统。正如我们所知,西方哲学需要扩大其边界。中国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我们必须学习中国哲学。

“我们可以独自做很多事情,但是向他人学习也很重要:从外部反观自我,伴随着社会化而成长,并从中习得某种自我反思意识。我想,这种教育是哲学精神的一部分,它和人类社会许多其他重要的方面,从基础教育到家庭生活等都紧密相关。”挪威卑尔根大学教授居纳尔·希尔贝克认为。

“我个人认为,在哲学大会召开之后,中国哲学会进一步融入世界哲学,成为世界哲学的一部分。”莫兰说。

刘悦笛:在中国哲学意义上,思与行乃是合一的,哲学作为“爱智之学”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哲学家,但每个人都有潜能去成为反思者。哲学家的一项重要使命在于,用思与行引导人们认识和理解哲学。

2.思想交融绘制世界哲学地图

“值得注意的是,中西哲学的交流不是对抗,而是互相影响、彼此映照、相互借鉴。”
哈拉尔德·斯特尔泽说。

莫兰:是的,作为人类,我们总是生活在某种哲学之中——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得到。重要的是,人们通过接受教育来认识哲学,并运用这些伟大的哲学思想进行辩论。我们知道,奴隶制受到哲学家的批判;哲学家反对压迫妇女;哲学家对如何更好地生活总能提出多样而深刻的想法。说到哲学家,无论是孔子还是苏格拉底,他们都主张认真聆听。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仔细聆听人们所说的话。试着去思考,而不仅仅是给出标准的回应。所以哲学是一门反思性的学科,我们需要花时间去考虑问题的所有方面。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进行仔细的审议。因此,哲学可能显得有点慢,尤其是在这个崇尚迅速决策的时代。但哲学的目光更长远,哲学家作出的决定可能持续成百上千年。

多样性和包容性,是本届大会最鲜明的特点。希腊、中国、印度、犹太、基督教等哲学备受关注,非洲、中东、东南亚、拉美等不同地域文化和智慧传统深受重视;形而上学、逻辑学等传统哲学和人工智能哲学、信息和数字文化哲学等新兴哲学吸引了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与会学者的目光……世界哲学发展的完整格局被全景呈现。

“世界哲学大会第一次在中国召开,这是世界哲学在走向中西哲学互通互融的大道上最重大的、前进性的一步。”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张世英如是说。

斯卡兰提诺:哲学对敞开人们的心灵是非常有用的,学习哲学不是要使人人都成为哲学家,而是要在任何职业中,使哲学起到教育心灵的作用。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经济全球化的世界里,我们的孩子将不得不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而无论他们出生在哪里。他们要想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接触不同的习惯、不同的伦理、不同的语言,真正在一个多样化的世界里工作和生活,就必须学习哲学。哲学无疑会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益处和必要的帮助。

“我们身处众多全球性危机之中——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以及我们的传统、信仰和价值的危机。以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语言共同体、任何一个知识经济体能够独立面对这些挑战。”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说,“但如果我们打开耳目,敞开心灵,并准备让自己的假设在一个友善和融洽的氛围中获得挑战,那么我们将从彼此那里学到很多。”

作者简介

(本报记者 张颖天 王琎 晋浩天
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生田继江对此文亦有贡献)

在本届大会上,从各民族文明源头出发,重新理解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成为各国学者的讨论路径之一。来自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梅塞德斯·德·拉·加尔萨通过对玛雅文明中的“人”“时间”“世界”等概念的内涵及其思想传统的分析,指明了文明差异往往是更为多元、开放地理解世界的重要切口。而来自雅典大学的保罗·卡里格斯则从古希腊哲学方法和立场的多样性出发,探讨人类生活的终极目的。

姓名:赵晓霞 工作单位:

武汉大学教授吴根友认为,哲学是民族精神中最弥足珍贵的部分,不同哲学间的反思、交流和碰撞,有助于在丰富人类精神文明多样性的同时,增进民族间的理解和尊重。

“哈佛大学燕京学社所在的红砖小楼一层的一个休息室里,悬挂着一副对联:‘文明新旧能相益,心理东西本自同。’它提示我们,不同文明虽有古今、新旧的差异性和多样性,但彼此之间的交流能够相互受益。”北京大学教授王中江提出,“我们要在共同的世界中充分享受共同性,也要在不同的世界中尽量分享差异性。”

在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成中英看来,不同文明间应建立一种具有价值深度、具有“人”的含义的哲学意识,彼此尊重、平等互惠。文明对话首先需要人们发自内心的相互认识、承认和肯定。

3.中国哲学话语走向国际舞台

前来参加本届大会的洪堡大学教授、伦敦大学教授迈克尔·比尼,曾于2011年在北京大学哲学系担任客座教授。“我亲眼见证了近年来中国哲学界的巨大变化——很多中国哲学典籍被译介,中国哲学家与西方学界的接触越来越多。这几天,我遇到了一些来自洪堡大学的学者,他们对中国哲学的研究现状满怀兴趣。”迈克尔·比尼感慨。

南非大学教授拉莫斯和维也纳大学教授帕克斯的演讲,都涉及儒家哲学中“仁”的观念。迈克尔·比尼在14日举行的“表达性,对话,可译性”专题会议上,以中国哲学概念“道”的翻译为例,阐释了哲学翻译的重要意义和现实困难。

“不少西方学者运用其掌握的中国哲学知识进行学术讨论,这的确有些出乎意料,这在过去很少出现。”北京大学副校长王博认为,世界哲学大会为中国哲学话语走向世界提供了平台和条件未来,广大哲学研究者更应在对话内容上下功夫。

14日,大会特邀会议“马克思与当代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召开,与会者以学术研讨的方式向“千年第一思想家”致敬。“本届大会设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分组会议,并设置了多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平行专场,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前任主席威廉·麦克布赖德将在20日带来一场关于马克思的特别纪念讲座。这显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影响力的显著提升。”北京大学教授仰海峰表示。

“中国是一个拥有悠久哲学传统的国家,但中国哲学尚未完全被世界所了解。随着经济社会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哲学话语影响力正处于高速提升阶段。面向未来,我们仍任重道远。”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韩震说。在苏州大学教授任平看来,历经百年求索,以开放姿态面向世界的中国,迎来了强起来的新时代。“伴随哲学话语在国际舞台日渐响亮,今天的中国,正以哲学的方式走向世界!”

(本报记者 王琎 张颖天 晋浩天)